珠海故事:最偏远法庭的法官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庭审直播 > 电视新闻 > 正文
珠海故事:最偏远法庭的法官故事
发布时间:2015-07-05 12:25:45 , 发布人:admin , 阅读次数: , 来源:斗门法院

  在我们的印象里,最基层的民警可能是户籍警或者是社区警察,虽然没什么机会去破大案要案,但他们在自己管辖的辖区里走街串巷,保一方百姓平安。那最基层的法官又是什么样呢?他们都审理什么类型的案件呢?今天的走基层珠海故事,我们带您去认识斗门横山法庭里的五位“新兵”。
  “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份我们已经搞好了,搞好了以后一天 我们安排一天的上午 下午。”
  说话的这位法官是横山法庭的法官赵明超,他也是横山法庭的唯一一名庭长,这次,他们给三家村村委会送来的除了法律书籍,还有一份开庭通知书。因为一桩农村土地纠纷,七名村民把三家村村委会告上法庭。赵明超这次来是想做庭前调解,可是作为被告的三家村村委会并不同意撤诉。
  斗门法院横山法庭庭长 赵明超:涉农的案子比较多,我们一般都是先通过调解的方式,然后再想其他办法。
  送完了被告,送原告,开庭通知书要挨个送到七名村民手里。但村路十八弯,村民也要外出工作或下地种田,吃闭门羹是常事儿,碰到不愿意出庭应诉的当事人,剽悍到放狗打招呼也说不定。
  “就是同一个楼梯,正在回来 正在回来,他们是多少人住在一起的?三个人 我们这里登记的是六个人的。”
  斗门法院横山法庭书记员 赖健文:我们送达的时候就根据原告提供的地址挨家挨户去找,按他提供的门牌号去找,但是很多时候按那个门牌号根本就没有那个号码。
  书记员赖健文、邹建辉比刚当上法官的吴浩早来横山法庭几个月,他俩经常对吴浩这名新兵传授经验。三个大男孩都是87后,因为横山法庭而聚到了一起。吴浩是湖南人,刚到斗门法院工作时,也是书记员,但几乎完全听不懂广东话,他每天都处在焦虑和忐忑中。
  斗门法院横山法庭审判员 吴浩:好不容易学会了广东话,但是来到了横山法庭我发现横山法庭又有另外一种语言,他们是以水上话为主,平时就多向本地的村民学习,回去的时候也去听当地的录音。
  如今,来横山法庭一年多的吴浩已经能听懂八成的水上话了,庭审中,再也不用书记员给他当翻译了。2000年12月14日,斗门法院撤销上横、莲溪人民法庭,重新组建横山法庭,2005年横山法庭办公楼建成。赵明超是横山法庭的第五任庭长,他们五名干警组成横山法庭,负责审理斗门区莲洲镇、斗门镇下辖36个村居的各类民商事纠纷。莲洲镇是农业大镇,有人口4.3万,横山法庭日常接触最多的当事人就是村民。
  斗门法院横山法庭庭长 赵明超:我们就是一个基层的法庭,最基层最基层了,所以我们跟村民接触的比较多,与村民打交道最难的就是他们有时候不理解法庭的工作,他认为我这样做就对了,从法律角度怎么会是错呢,他们就转不过弯,我们就及时帮他们转过弯,说明他那个做法是错的。
  横山法庭地处偏僻,大家要吃饭,既没有食堂,也没得叫外卖,每次午饭,他们要开车十几分钟到镇政府的食堂里去。
  “到点啦 吃饭啦,今天有没有挂牌 挂了,今天吃什么?随便吃什么都好今天。”
  早上“挂牌”,中午取牌,才能不错过午饭。一台车、一顿饭、一段路,往往也是他们庭审后的合议时间。三名法官+两名书记员,五人中来横山法庭轮岗最长时间也不过三年多,都算是横山法庭的“新兵”。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十几年来,横山法庭迎来了几十名斗门法院工作人员,从最初的抵触到离开时的热爱,横山法庭的钥匙一任传一任,连着根,带着情,一种最质朴的法庭情怀植根在大家的心里。
  斗门法院横山法庭庭长 赵明超:其他四位同事虽然在法庭时间比较短,但是他们的知识面以及应对能力我认为也是不错的,蒸蒸日上那种感觉,他们是初升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