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汤”尚书汤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监督 > 廉政文化 > 正文
“豆腐汤”尚书汤斌
发布时间:2014-12-30 16:11:18 , 发布人:admin , 阅读次数: , 来源:

  汤斌(公元1627年 -----1687年),字孔伯,河南睢县人。
  顺治十二年,汤斌出任陕西潼关道。为不扰地方百姓,他用官俸买了三头骡子,一头驮着两副破旧被褥,一个竹书箱;主仆二人各骑一头,象穷书生赶考似的。到了潼关,汤斌向守关的把总说明身份后,见他一主一仆,人畜俱瘦,行李又少,便使劲地摇头:“把你放到锅里煮也煮不出个官味来。”可是,就是这个“煮不出个官味来”的四品道员,上任不到三个月,潼关各州县的土豪劣绅就不敢再作恶,地痞流氓也纷纷收敛,百姓则安居乐业,官府讼简刑轻。一时间,“汤青天”的美名家喻户晓。
  康熙二十三年,皇帝亲点汤斌出任江苏巡抚。江苏乃丰腴之地,然而赋税等亦比其他地方高出许多,百姓苦不堪言。尤其是在前任巡抚余国柱任职期间,余勾结大贪官明珠,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属下官员为保乌纱或少受皮肉之苦,也不得不常送红包贿赂余国柱。汤斌到任后,体察民情,立志刷新社会风气。他特地找来司道开诚布公地说:“我不要你们的钱,你们不准要知府的钱,知府不准要州县的钱,州县不准要百姓的钱。我不容一粒耗子屎,坏了一锅粥!”在江苏,汤斌处处顾念百姓利益,洁已率属,破积习,减税赋,移风俗,济灾民,仅半年时间就受到江苏人极度的爱戴。两年之后,汤斌高升礼部尚书,离任之日,苏州百姓罢市三日,塞道遮留。
  汤斌之所以能赢得江苏百姓如此爱戴,用现在的话说,是因为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汤斌不仅为政清廉,居家也颇有颜回之风。平时采野菜供膳,每餐必有一味豆腐。汤斌的生活清苦,他的故居板门竹篱,简陋异常,其死时家里仅剩下八两俸银,连买棺材的钱都没有。
  民间还流传着汤斌“一文钱与乌纱帽”的故事:
  康熙年间,北京城里延寿寺街上廉记书铺的店堂里,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站在离账台不远的书架边看书。这里账台前一位少年购买一本《吕氏春秋》正在付款,有一枚铜钱掉地滚到这个青年的脚边,青年斜睨眼睛扫了一下周围,就挪开右脚,把铜钱踏在脚底。不一会儿,那少年付完钱离开店堂,这个青年就俯下身去拾起脚底下这枚铜钱。
  凑巧,这个青年踏钱、取钱的一幕,被店堂里边坐在凳上的一位老翁看见了。他见此情景,盯着这个青年看了很久,然后站起来走到青年面前,同青年攀谈,知道他叫范晓杰,还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原来,范晓杰的父亲在国子监任助教,他跟随父亲到了北京,在国子监读书已经多年了。今天偶尔走过延寿寺街,见廉记书铺的书价比别的书店低廉,所以进来看看。老翁冷冷地一笑告辞离开了。
  后来,范晓杰以监生的身份进入誊录馆工作,不久,他到吏部应考合格,被选派到江苏常熟县去任县尉官职。范晓杰高兴极了,便水陆兼程南下上任。到了南京的第二天,他先去常熟县的上级衙门江宁府投帖报到,请求谒见上司。当时,江苏巡抚大人汤斌就在江宁府衙,他收了范晓杰的名帖,没有接见。范晓杰只得回驿馆住下。
  过一天去,又得不到接见。这样一连十天。第十一天,范晓杰耐着性子又去谒见。威严的府衙护卫官向他传达巡抚大人的命令:“范晓杰,不必去常熟县上任了,你的名字已经写进被弹劾的奏章,革职了。”“大人弹劾我,我犯了什么罪?”范晓杰莫名其妙,便迫不及待地问。“贪钱!”护卫官从容地回答。“啊”,范晓杰大吃一惊,自忖:“我还没有到任,怎么会有贪污的脏证?一定是巡抚大人弄错了。”急忙请求当面向巡抚大人陈述,澄清事实。护卫官进去禀报后,又出来传达巡抚大人的话:“范晓杰,你不记得延寿寺街上书铺中的事了吗?你当秀才的时候尚且爱一枚铜钱如命,今天侥幸当上了地方官,以后能不绞尽脑汁贪污而成为一名戴乌纱帽的强盗吗?请你马上解下官印离开这里,不要使百姓受苦了。”范晓杰这才想起以前在廉记书铺里遇到的老翁,原来就是正在私巡察访的巡抚大人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