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请注意,“拒执罪”已经步步逼近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执行宣传 > 正文
“老赖”请注意,“拒执罪”已经步步逼近了
发布时间:2018-08-06 16:09:00 , 发布人:dmfy , 阅读次数: , 来源:斗门法院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不仅使生效法律文书成为“一纸空文”,造成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实现,而且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和法治权威,严重侵蚀社会诚信体系。在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道路上,斗门法院始终保持打击“拒执罪”的高压态势,与公安、检察机关密切配合,确保对“拒执罪”的精准高效打击。

案例回顾

  邝某驾驶汽车与吴某搭载王某、刘某的摩托车在斗门某路段发生碰撞,造成王某、刘某死亡,吴某受伤的交通事故。案件经一、二审后判决邝某赔偿王某、刘某家属合计41.5万余元。案件生效后,邝某未履行义务,王某、刘某家属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向邝某送达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表等相关执行法律文书,要求邝某在指定期限内如实报告财产,并前往法院处理赔偿事宜,但邝某未到场且拒绝报告财产情况,于是法院决定对邝某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司法拘留15日后,邝某仍拒绝报告财产情况,法院将有关线索移送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得知公安机关立案后,邝某主动到派出所投案,并在法院的主持下与家属达成和解协议,当天向各方支付了赔偿款5万元,获得家属谅解。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邝某对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负有执行义务,拒绝报告财产情况,经采取拘留措施后仍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考虑到被告人邝某在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其部分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并与权利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邝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法官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负有执行义务的人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处罚。其中,具有拒绝报告或者虚假报告财产情况,经采取罚款或者拘留等强制措施后仍拒不执行的就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之一,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有能力履行义务却拒不履行的案件。被执行人邝某拒绝报告财产情况,在法院采取司法拘留的强制措施后仍拒不执行,自认为司法拘留是法院的“核心武器”“最后办法”,只要熬过去,法院将再“无计可施”,自己就可逃避执行。殊不知,这种行为已属于我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构成刑事犯罪。

  目前,在执行案件中,规避、抗拒执行的行为屡见不鲜,因此,“老赖”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司法拘留并非法院执行的“最后办法”,被执行人抗拒执行,情节严重的,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常见误区

  误区 1:

  认为优先偿还他人欠款而未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义务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有的被执行人认为,当自己经济来源有限无法偿还多个债务时,偿还个人其他债务而非法院判决确定的债务,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此观点的误区在于未能正确认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侵犯的客体。我国刑法规定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侵犯的客体具有双重属性,包括国家司法权威和权利人合法权利,且国家司法权威是作为优先被考量的客体。因此,尽管债权天然具有平等性,但偿还个人其他债务而非法院判决确定的债务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案例:

  被告人张某系安徽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0年该公司被法院裁定偿还某生物公司55万元,2012年该公司被法院裁定偿还某投资公司38万元,但该公司一直未履行法律义务。2013年该公司土地拆迁,张某在获得征地拆迁补偿款900万余元后,仍然未履行法院判决,而是将上述款项用于偿还公司所欠其他债务,导致上述两起生效裁定无法执行。最终法院认定张某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

  误区 2:

  认为在进入执行程序前转移、隐匿财产等行为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有的被执行人在被追究刑事责任时,辩解自己转移、隐匿财产是在未进入执行程序前,谈不上拒不执行。

  该观点的误区在于将履行判决义务的时间与进入执行程序相等同。从时间上看,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行为要件应当是从裁判生效后开始计算。义务人在收到人民法院送达的判决、裁定后,就应当知晓自己权利义务的状态。在判决、裁定生效后,无论是否进入执行程序或者是否收到执行通知书,均应当按照判决、裁定确定的义务执行。因此,在判决、裁定生效后,进入执行程序前转移、隐匿财产等行为,无疑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案例:

  2012年12月,浙江平阳法院判令被告人毛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返还陈某挂靠在其名下的温州某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投资款20万元及利息。该判决于2013年1月6日生效后,因毛某未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陈某于2013年2月16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在执行中查明,毛某于2013年1月17日将其名下的客车以15万元的价格转卖,并将所得款项用于个人开销,拒不执行生效判决。毛某于2013年11月30日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法院认为,被告人毛某在人民法院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实施隐藏、转移财产等拒不执行行为,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

  误区 3:

  认为拒不执行调解书不构罪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明确了“人民法院依法执行支付令、生效的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等所做的裁定属于该条规定的裁定”。因此,虽然拒不执行调解书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但是拒不执行人民法院以调解书为内容作出的执行裁定则可能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案例:

  蔡某向徐某借款,借款期限届满后蔡某未归还欠款,徐某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双方经法院组织调解达成协议,约定由蔡某在2013年6月底之前归还徐某本金510万元及利息。因蔡某到期未履行还款义务,法院于2013年7月5日向其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责令蔡某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在执行阶段双方又达成执行和解,法院出具了相应的执行裁定书,但蔡某仍未按照约定归还欠款,并将自己名下的房屋和汽车无偿转让,致使生效裁定无法执行。最终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蔡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接下来,斗门法院将充分发挥刑事制裁措施的积极作用,继续依法惩治“拒执罪”,推动解决执行难,助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